人间界的薪火是我最后的底线!

汐言仙子的后半句,触动了在场除了轮回老祖外,所有人的灵魂。

她口中的薪火,并非取暖的柴木,而是象征着一代又一代无穷无尽越传越旺的传承。

一旦,人间界沦陷,被九幽一脉拉入了元界,将再无逆转的希望。

那时世上的生灵,将会成为九幽魔头们的养料,而基于小天地的隐门势力,无论强弱,也不复存在。方寸一脉亦是如此!

而汐言仙子,为的不是方寸,是众生……

她和魏若风,近乎每日在山中都会到灵台上看着众生万相,而菩提祖师爷在创立方寸一脉时,更是明确立下了一条门规。

众生亡,则方寸亡;众生兴,则方寸兴;若众生有难,不可置身事外!

这便是汐言仙子和魏若风为何当时会一口答应赵凡面对九幽门浩劫的原因了。

赵凡仿佛像头一次见汐言仙子般,定睛凝视着她,我觉得,有必要重新了解一下你了。

不需要。

汐言仙子很是直接的泼下一盆冷水,她白了赵凡一眼,说道:本姑娘一直如此。

单眼皮可爱毛衣女孩

好吧。

赵凡摸了下鼻子,众人也不禁笑了。

随后,他片刻没有耽误的将汐言仙子带入了通天玄塔之内,在那些目光的注视中,飞进了壁元裂隙。深入九幽魔巢当中。

与此同时。

座椅上的九幽魔祖抬起目光,视线穿过灰黑色的迷雾,盯着不断降落的九层宝塔上,赵凡,你探查无果,怎么又回来了?莫非是改变了注意?

他并不知道,此刻的通天玄塔内,多了一个女子。

赵凡淡淡的回应道:我折回来是我的事,若是碍了阁下的眼,大可强行将我驱赶出去,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呵呵,幼稚。逞口舌之利。

九幽魔祖低下头,闭上眼睛像是养神般,无视了那个飞来飞去的九层宝塔。

事实上,他的意念,时刻连接着自己一方的魔道之源,暗中监视着对方。

通天玄塔的第九层内。

赵凡,你之前用魂力扫描感应,也没有探查到异常是么?汐言仙子望着环绕在四周的光幕,上边显现的,是塔外周围的情景。

是啊。

赵凡无可奈何的一叹,说道:可心里就是有种直觉,九幽魔巢中藏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却无迹可寻。

嗯……

汐言仙子一边环视,一边思索。

过了约么一炷香。

她忽然开口打破了安静,说道:我想试一试那个办法。

哪个办法?赵凡疑惑不已。

将我的命源,融入九幽门的魔道之源中。汐言仙子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啊?

赵凡闻言之后大惊失色,当即否决的说道:不行,魔道之源就是这方虚空的规则秩序,你一融入,定会被第一时间察觉到。而那一刻,对方随便一个念头,便能让你的命源湮灭,我如何跟魏兄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