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

林辰疏导完毕,渐渐收回龙血异火。

但林辰可顾不得剑如诗,即刻远离一方,择地而坐。

“可恶,分明就是在嫌弃本小姐!别人想要靠近我都难如登天,你倒是反而刻意避着本小姐,看你就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游戏!”剑如诗气急败坏,自尊心深受打击。

也正是如此,反而更加让剑如诗在意。

不由!

查探自身,却惊讶的发现,自己体内的九阴真气不仅被压制了下去,修为更是大得精进。只要一朝顿悟,就可以超凡入境,步入半仙。

“真不可思议,就是父亲给我体内封禁的火种也未能压制九阴真气,这家伙是如何做到的?”剑如诗对于林辰的身份感到越发惊奇,甚至被深深吸引,惑然道:“奇怪!但凡剑宗具有超强天赋与实力的人,就是戴着面具我也能识破。而眼前这家伙能力非凡,实力更是远胜于我,不该是默默无闻之辈。还有,这家伙竟敢欺负本小姐,我定要查出他的真实身份!”

也就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剑如诗收敛气息,举步无声,像是做贼似的,蹑手蹑脚,神情紧张的逐步靠近林辰。

没办法,面具下那张真容,实在太让人好奇了。

“我这是怎么了?素昧平生,我又何必在意?”

“万一被他发现了,那不是丢脸死了?”

气质小美女

“不行!这家伙这么欺负我,甚至还敢这么嫌弃本小姐,这么伤害我的自尊心,本小姐定要揭开你的庐山真容!”

……

剑如诗内心纠结,明知羞愧,可就是控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心。

一步!

两步!

三步!

……

剑如诗极力压抑情绪,硬是将紧张的心跳声给压下来,轻手轻脚,鬼鬼祟祟的,一步步接近向林辰。

而林辰正静修闭关,纹丝不动,似乎并未察觉。

不时!

剑如诗与林辰的距离在尺度之间,俏脸微红,紧咬玉齿:“丢脸就丢脸,反正本小姐就要看清楚你到底是谁!”

嗖!~

如灵蛇般的纤纤玉手,剑如诗眼疾手快,直取林辰的面具。

眼见,正欲得手,剑如诗亦是屏住了呼吸,倍感惊奇。

倏而!

一道铁钳般的大手,像是毒蛇似的狠狠咬住了剑如诗如雪一般的巧手,那种触电般的异感再度刺激她的神经。

再加上本身心虚与惊吓的同时作用,差点让剑如诗给晕了过去。

“疯婆娘!你又在做什么!?”林辰颇为恼火。

疯婆娘!?

剑如诗还真快要气疯了,羞怒道:“谁是疯婆娘!给我拿开你的狗爪子!”

“现在是我在闭关,而你是在犯我,你这不是恶人先告状!别以为在别人眼里,你是奉若至宝的女神!可在我眼里,只有朋友与敌人,没有男女之分!而我对待敌人,从来都是心狠手辣,而你要是在胡搅蛮缠,那就是我的敌人,后果自负!”林辰冷斥道。

本来剑如诗以为林辰是在开玩笑,可见到面具中的眼神,当真要吃了人似的,吓得剑如诗心神都快起了疙瘩。

“我…我…”剑如诗面红耳赤,无地自容,接连惨遭打击,又在羞耻心的催化下,满满的委屈感充盈在心头。

突然!

“哇!”得一声!

剑如诗竟是像犯了错,满肚子委屈的孩子似的大哭起来。

如果外人见到,一向高冷的女神,竟然在林辰面前撒娇大哭,那可得有多震惊。

剑长峰看到这幕,亦是有些郁闷的嘀咕道:“这小子,真是不懂怜香惜玉,我家的闺女可不知有多少青年才俊追求,可你却目不识珠,不知好歹,是不是得找机会教训一番这小子!”

可林辰都快抓狂了,没好气的叫道:“停!打住!先打住!现在该委屈得人是我才对吧?我都没诉苦,你哭得那么起劲干吗?”

“你…你欺负我…”剑如诗哇哇大哭,满满委屈的哭诉道:“本小姐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捧在手里,容不得受到任何的伤害,可你这家伙倒是好,不仅不懂怜香惜玉,还这么处处打击数落我,一次次伤害本小姐那颗脆弱的自尊心!你就是个大混蛋,本小姐就算在你眼里不是个大美女,那也是个柔弱的女人啊!有你这么欺负人家的吗?”

“我欺负你?那你知不知道,你方才发疯的时候可是要我的命!若非是你无心而为,否则我可不会剑下留情!”林辰满是无奈。

“我…我不知道,反正本小姐就只记得是你在欺负我!还有,你的狗爪子还不舍得放手吗?”剑如诗娇哼道。

林辰愣了下,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了,便立马甩开了手:“按照规则你已经输了,去跟塔主扣除你的贡献点。”

“我可不走,除非你亲口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剑如诗狡黠笑问。

“无名。”林辰淡然道。

“我要你的实名!”

“这就是我的实名!”

“你这是无赖!”

“这跟无赖有什么关系?反过来我问你,你是谁?我跟你很熟吗?就凭你是个美女,我就得老老实实的顺从你?这是哪门子的逻辑?我看你不是从小到大被人捧在手心,自我优越感太高了。说真的,比你美得女人我见得多,你又算个啥!”林辰故意发狠,为得就是让剑如诗以后不会再纠缠自己。

剑如诗被训得一愣一愣的,哪里受过那么大的打击与委屈,哇得一声又大哭起来:“呜呜!你这个大混蛋,你又欺负本小姐,信不信本小姐让我父亲惩罚你!”

“我没错,你就是叫天皇老子来也没用!”林辰大为不屑。

“那如果是剑宗之主呢?”

“剑宗之主?啥?那个啥?你刚说啥?”林辰突然怔住了。

“如果本小姐的父亲是剑宗之主呢?不知道能不能压得过你口中的天皇老子?”剑如诗戏虐一笑,自己对付不了林辰,难道以自己的能量背景还会镇不住林辰?

“剑宗之主?剑神剑长峰!?”林辰倍感惊愕。

“直呼我父亲的名讳,就不怕犯大不敬之罪吗?”剑如诗笑眯眯的打趣道。

“我的天!”

林辰快晕了,好惹不惹,怎么偏偏惹上剑宗宗主的宝贝爱女了,还好没发生什么,要是剑如诗真出了差池,还真是十条命都不够送。

现在林辰终于明白剑勇笑容中包含的意味了,要是自己早知道的话,哪怕就是放弃剑塔挑战,也不敢去招惹上这个大魔女啊。

见林辰似乎一副吃瘪泄气的样子,剑如诗的情绪可算舒服了不少,满脸得意的笑道:“咯咯?怎么?不起劲了?不耍威风了?看来你也没有本小姐想得那么有骨气!”

闻声!

林辰稳定情绪,故作镇定,郑重其事的说道:“如诗小姐请你自重,即便你父亲是剑宗宗主,那也不得胡作非为,强迫他人!好了,之前是我有不对的地方,我可以向你道歉,但我不惜损耗元气出手救你,算是恩怨相抵,你我还是就此别过!”

“你…你真不知好歹!”剑如诗气急不已,娇哼问:“本小姐再问你一次,你到底说不说?”

“不说,在剑塔是享有隐私权的,就是你父亲宗主来了我也是这态度!”林辰态度强硬,又故意刺激道:“还有,你这么做的话,反而会让我更加反感!”

“算你狠!本小姐记住你了!别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

“别忘了扣除贡献点。”

“你…真是个混蛋!”剑如诗气得直跺脚,满脸气呼呼的离去。

剑塔大堂!

剑长峰正色道:“好了,挑战已经结束了,是小诗输了,该怎么的就按剑塔的规则办,至于其它不该说的,务必守口如瓶!还有,别跟小诗说本尊来过!”

“是~”剑勇汗然行礼。

旋即!

剑长峰轻叹一声,凭空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