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烟抬眼,越过他的肩膀看到了站在他们面前,那个手持长剑,一脸杀气的男人。

祝烽只是为了引出这个人来!

南烟满身冷汗,轻声道:“他,是什么人?”

祝烽冷冷的看着对方,虽然刚刚,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但他也看清了这个人在冲过来的时候,被风吹起头发露出了后脖颈上那一朵五瓣的花。

沉声道:“他应该是一花堂的人。”

“一花堂?”

南烟一怔,立刻明白过来,睁大眼睛看着对方:“是,是蒙克派人来杀你?”

祝烽冷哼了一声。

他倒是忘记了,虽然白虎城覆灭,但蒙克的人马一直没退,对于之前在北平城外中了自己那一箭吃的大亏,蒙克这样的人是不可能轻易忘记的。只是,之前一直提防着蒙克会在大战中插手,或者等到他和阿日斯兰两败俱伤之后坐收渔人之利,却没想到,蒙克居然是派出一花堂的杀手来刺杀他。

祝烽冷笑道:“已经出此下策,看来,蒙克也是黔驴技穷了。”

南烟狠狠道:“下作!”

而站在他们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奉蒙克之命前来玉门关刺杀祝烽的胡和鲁。

清纯美女如水中花轻盈美妙

他听到了祝烽和南烟的话,冷笑了一声。

这个人不仅身材消瘦干瘪,像一条站立的长蛇,连他的声音,那一声嗤笑也像是蛇吐信的滋滋声,在这样漆黑的环境里,给人一种冷涔涔的蛇爬上人腿感觉,南烟莫名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那胡和鲁死死的盯着祝烽,就像一条蛇盯着自己的猎物。

道:“只要今天,陛下死在了我的剑下,那炎国必然大乱,我倓国自然能一举南下,雄踞中原;而我,我就是天下第一杀手。到那个时候,谁还会在意杀死炎国皇帝用的是什么手段?”

祝烽道:“你倒是个通透的人。”

胡和鲁道:“杀人要杀得快,自然是要通透。”

南烟不甘心被他这么逞口舌之利,于是躲在祝烽的后背,冷冷道:“人通透了也容易死得快!”

胡和鲁原本都已经没再注意她,但一听这话,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的身手在一花堂是决定的,从来出手便是一命,很少这样空手而回的,刚刚就是因为这个炎国贵妃,让他一剑落空,现在,又咄咄逼人,说得他回不了嘴。

胡和鲁沉沉的出了一口气,手中的长剑也明显有些不稳。

这时,他的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你要杀人就杀人,跟他们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一听到这个声音,南烟顿时惊了一下。

她的记性不差,虽然这个声音算起来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但,绝对算得上是个“熟人”。

她皱着眉头盯着胡和鲁的身后,一个窈窕的身影慢慢的从沙尘当中走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宝音公主!

“你——”

南烟一看到她,也惊了一下,而宝音公主看到他们,尤其是看到祝烽,更是红了眼。

“就是你,毁了白虎城,杀了阿日斯兰!”

“我要为他报仇!”

她原本去往白虎城,只是为了吊唁阿日斯兰,但越是面对那一片淹没水下的死城,心中越是悲痛,也就越是痛恨造成这一切的祝烽,所以,在得知胡和鲁还有刺杀祝烽的任务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跟着他一道过来。

这,算是国仇家恨了。

听到她咬牙切齿的声音,南烟倒是并没有说什么,做了那么多年的贵妃,她也很明白,站在不同的立场,就该有各自的谋算和手段,既然阿日斯兰要跟东察合部联手在西北给祝烽下绊子,那就必然会引来祝烽的杀戮之刀;而祝烽既然灭了白虎城,也就必然会引来该有的报复。

现在唯一麻烦的,是祝烽拖着一个自己,手无寸铁,还得面对一花堂的杀手。

南烟的心都揪紧了。

可是,站在她面前的祝烽却反倒一直目光灼灼的盯着宝音公主,就在胡和鲁几乎快要出手的时候,他突然说道:“刚刚的歌,是你唱的?”

“……!?”

这一下,所有人都愣住了。

连宝音公主也皱起了眉头,原以为碰到他们,这位炎国皇帝若不全力抗敌,至少也要跟他们

却没想到,祝烽竟然会问起刚刚她唱的“歌”。

宝音公主道:“是又如何?”

祝烽道:“那是什么歌?”

宝音公主原本对着他就是愤恨不已,听见他这么问,眉头皱得更紧了。

这个时候,就算不是生死攸关,但他身为一个皇帝,独自一个人带着一个拖油瓶似得手无缚鸡之力的贵妃,面对一花堂的高手,怎么样也该全力迎敌才是,可他居然来盘问自己刚刚所唱的歌。

南烟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疑惑。

昨夜,祝烽就问她有没有听到什么,可那个时候,不管她如何的专注,都只能听到外面呼啸的风声而已,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但半夜醒来,见祝烽迷迷糊糊的往外走,好像被一条看不见的线牵着,虽然现在知道,他应该只是将计就计,可是,那根看不见的,牵着他的线,却是应该存在的。

现在看来,就是他们说的歌声。

到底是什么歌声?

见宝音公主半晌都不回答,祝烽反倒更急切了一些,沉声道:“快说!”

宝音公主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怒容。

她咬着牙,脸上露出了近乎狰狞的怒意,冷冷说道:“什么歌?这是我们倓国的歌,是安抚灵魂的歌。孩子出生的时候母亲会唱给孩子听,人死的时候他的亲人也会唱这首送他最后一程。”

最后一程。

这几个字,像是刀子一样,狠狠的扎进了祝烽的胸口。

站在他身后的南烟清晰的听到他的呼吸一顿,整个身体不易察觉的震颤了一下。

“皇上……”

不等南烟说什么,宝音公主已经抬起头,恶狠狠的看向祝烽。

“我原本是为了阿日斯兰,为他唱的这首歌,既然你能听到,那,这首歌就算我送你最后一程吧!”

说完,她大喝一声:“动手!”

话音刚落,那胡和鲁猛地持剑冲了上来。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