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傀儡?”

陈纯儿听了之后,面色骤然一变,她有着十世的记忆,是知道那四个字代表着什么的……

而林芊芊则满头雾水。

“嗯……”赵凡点了点头,解释道:“轮回一道比灵魂一道更令人忌惮,除了能将手伸入轮回干涉六道外,再一个就是幽冥傀儡。尤其是生前境界越强大的,炼成的幽冥傀儡就会强上加强,还能瞬间互换位置实现替命。就拿邪月王来说吧,他的尸体若是被轮回老祖炼成了,战力差不多可飞跃一个层次,达到接近于神境后期。”

“那我们要不要阻止?”陈纯儿凝重的问。

“没有必要。”

赵凡却是摇头说道:“轮回老祖对于人间界,没有野心,他十有**是为了将来飞升至元界之后做准备,毕竟那个世界,是未知的,我也只接触了冰山一角。而神境又是那里定位最弱的荒境,他多一个幽冥傀儡,就意味着多了一条命。”

“这样啊。”林芊芊无奈的笑道:“你忙了半天,最后倒是便宜了轮回老祖,他这个漏捡的有点大。”

“哈哈,随便他,反正我又没啥损失。”

赵凡决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陈纯儿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便开口问道:“凡哥,我有一个不解之处,邪月王是一身化二,这一具本尊灵魂被灭,那他的另一具本尊会有影响么?”

“没有。”

温柔阳光清晨照进美女闺房暖黄色系写真

赵凡笑着说道:“邪月王两具本尊是真正的分离,打个比方,一个本尊经历的事情,另一个本尊不会实时共通,唯有两个本尊接触,才能共享记忆,所以他就相当于两个不相干的人了,邪月王施展的那个灰色光圈,便是专属于两个本尊之间的命源通道,他把宝物和记忆一同送回了邪月圣地那边的本尊之手。”

“原来如此。”陈纯儿恍然大悟,轻声说道:“怕是邪月王要记恨上咱们了。”

“他不敢报复的。”

赵凡眯起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打蛇,一定要打怕,就不敢咬人了,连邪神令中封印的邪灵见我就逃,他的本尊就两个,敢第二次作死?”

“我家凡凡最厉害了。”林芊芊双手抱住他的右臂。

而左手,就成了陈纯儿的。

三人的身影,在夜空中留下一抹光华,很快就抵达了五庄观。

正好卡在了黎明前的最后一顿斋饭。

赵凡虽然吃素,但受不了素,他有些难以下咽,便偷偷在珈蓝须弥玉中取了麻辣肉干藏入饭中。

陈纯儿和林芊芊会心一笑,装作没有看见。

填饱了肚子,赵凡就带着她们来到了厢房。

五庄观是道门的领袖,是清静之地。

纵使赵凡强大的不可一世,他也不会乱来的,这是出于尊重。

所以,赵凡单独睡一个厢房,林芊芊和陈纯儿住在了隔壁。

……

夜尽天明。

昨夜那片荒野之中发生的事情,像病毒一样在各方势力之主间发酵着。

都知道了凡王拥有一种杀人于无形的恐怖手段,就连接近于神境巅峰的躯体也扛不住数个呼吸便会毙命!

赵凡一跃成为了禁忌般的存在,无人敢惹,哪怕是看见他的人,也会下意识的低下头避开其视线,不敢与之对视。

两个字,畏惧!

对此,赵凡极为无奈,但是觉得这样挺好,起码杜绝了对身边的人心怀不轨的宵小之辈。